银河娱乐APP

图片 14
《纽约邮报》印上了Supreme的logo后贵了40倍,再加上 Supreme 在 2013 年设计过

我一直很喜欢古风类的动画,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人物的脸特点不鲜明

【银河娱乐APP】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特别特别想你,因为我是一个爱狗如命的人

作为一个电影爱好者,可以说阅片无数
可是本人的泪腺实在不是很发达,也就是说很少哭过
其实我看得多数也都是喜剧而已
因为我不想看悲剧,尤其是和狗狗有关的
因为我是一个爱狗如命的人
我和我家小狗在一起生活7年了,每天同吃同睡,一起玩耍
每天只要我一走它就去门口送我,等到我回来,走楼梯的时候,它一定在跑到门口等我
不知道各位懂得吗?
当你的小狗第一次认可你是它唯一的主人的时候,那种激动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
那种认定,是一旦认定,便一生追随的
我不是什么专业的影评人,也说不出什么专业的话,只是以一个爱狗的人来说几句
这个世界动物永远需要人的关爱,我憎恨那些滥杀无辜的人
谁都是有生存的权利的,人尚且如此何况动物呢
请珍惜和狗狗在一起的每一个时间,因为对你来说10年甚至20年不算什么,可对于狗狗来说那是它的一生
它用它的一生来守护你,在你哭的时候,它是最好的倾述对象,而且绝对不会有任何牢骚
当你失恋的时候,它是你最好的伴侣
当你被朋友抛弃的时候,它是你最忠诚的朋友
可它从来不要求你给它什么,只需要一块骨头,一个拥抱,一个吻!
如果这世界还有什么可以让它们依靠的话,那一定就是你那不一定宽广但在他们眼里绝对可靠的肩膀·
ps
从八公主人去世之后我一直哭,哭的都没力气了,不过一个字~值

果夏:

     
我冒着半夜十二点起床上网被老妈打的危险给你发邮件,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特别特别想你。我太感动了,哥啊,你终于有想追女生的冲动了,你说你长成这个样子把我一大批的”贤嫂良友”都给吓跑了,结果把我亲爱的小冉也给放跑了,你这次要是再不把小冉姐追到手,我就告诉老妈,让她停你的卡,没收你的手机,电脑,关在家里面壁思过一百天!

你最漂亮可爱的    果微

   
夜晚的风凉凉的,果夏编完物理程序刚去洗了把脸,回来就看到屏幕上一封大大的E-mail。妹妹还是一点没变,想成为淑女还是改不掉大大咧咧的说话方式。果夏拉开窗帘,月亮弯弯的,城市霓虹闪烁。

A.遇见

  果夏一直是安静的男生,从小便是。

 
不是因为太过忧伤,只是因为欣赏岁月的美好,希望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慢慢美好,慢慢老去。

 
初见然冉是在四月那个喧闹的高一教室里,她坐在靠窗的地方,整个头都趴在那堆理化试卷上,一笔一划。

 
三楼的风有点凉,他坐在她旁边,看她无奈地把化学方程式一遍一遍地写,又一遍一遍地杠掉,整张纸,似是绯红全满。

  他只能轻轻地,扬起好看的笑。

 
然然抬起头,像刚睡醒的没事儿人似的望向他:你可以帮我做么?今天要交上去的啊。

  好。但是发下来以后一定要看。

  嗯嗯。

B.美丽

 
你是理化奇才啊,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完了?然冉不相信地把卷子翻得天花乱坠,眼睛只记得盯着卷子看。

   她有对好看的眉。

 
 太好了,以后做理化不怕老师找碴了。然冉几乎忘却所以,继而安静下来,问:你也是刚转来不久的?

   算是吧,从今天起在这儿读书。

   那我以后可以问你问题吗?然冉小心翼翼地,像是怕赶跑了心中的泡泡。

 
 果夏又笑了:当然可以了,爱学习是对的。可我只是理化“天才”,其他的就不好说了。然冉明显看到果夏脸上闪过一丝红色,腼腆的少年。

C.发现

   然冉后来才知道,原来他真的不是全才。

 
 那一刻,他坐在楼下的校椅上,脚边是满了的风铃草,周围也落下了些些梨花瓣,戴着耳机,翻着书。

 
 不小心碰掉了少年课桌上的书,拾起,然冉的眼睛就不动了。这是什么跟什么呀?那时候,她可能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
 他的英语课程指导上被笔画满了批注,大概是主人自己的杰作,可还是因为错了很多,所以原本好看的字也有点不好看了。

   然冉再看向窗外,楼下。

   四月的阳光一直都很好。

D.浅唱

   如果说岁月如何安谧美好,生活也大致如此。

 
 果夏和然冉脱离了喧嚣的尘埃,往自他们幽深的文字世界。这是他和她的共同爱好。

 
 窗外的白杨愈加葱茏,季节里流过的风全被定格在叶片边缘,赶不走思念,载不下忧伤。就像窗外的那片天空,澄净透明,彰显岁月的年轻华丽。所以只听见校园里的广播站,一位女生用她好听的声音念着经年婉转的文章,语调轻轻的。那时候,除了风,一切都是明媚初夏的静镜头。

   广播里放着阿桑 《一直很安静
》,然冉扭着头看着那些白杨,好看的眉下,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里既然有了一抹连果夏都不相信的迷茫与哀潮。

 
如果世界上的时钟在这一刻全都停了,我想一直留在这里,留在这亘古不变的记忆。

E.单纯剧场

 
没有人可以知道风怎么透过思念的墙。也许只有然冉知道,也许只有果夏知道。对于最爱的,谁也不能去说,只能放在心底,滤定了现在与未来。

 
然冉一如既往地爱文字,看文字,写文字,如此爱。她很珍惜每一种文字,也很少用自己好看的笔写斑白的文字,同果夏一样,虽安静,却别了忧思的愁。

  看过果夏的《叶络
少风》之后,然冉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这个少年的文字永远细腻平缓,就像他的人一样,永远温柔着,永远快乐。

   少年的心思像叶络一样微小难见是吗?然冉握着他字迹工整的手稿。

  是吧,我只是瞎联想,没什么的。果夏的黑色刘海还是很漂亮,很舒服。

 
广播里念的文章说少年之情感平凡而又隐匿,说得很对不是吗?嗯。。。你的这篇文章写得很好。真的。

 
是吗?果夏的眼里突然有了像小孩子一样的喜悦与开心。那初稿送你好了,你。。会嫌弃么?

  当然不会。她微笑。

  其实,他们都是半大孩子。

  他没有看过她写的文字,最平凡的也没有。

  不是她不让他看,只是她没有写,太难写。

F.六月有场雨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